男子在斗鱼上赌输140万,获“人道主义退款”12万余

时间:2021-05-20 22:25:22
来源:互联网
18次阅读

  沉迷斗鱼直播“鱼丸预言”互动,上海男子输掉140万购房款,获“人道主义退款”12万余,上海母子武汉租房半年称将继续要钱。5月12日,在武汉一家快捷酒店居住了近半年的张女士,收到了斗鱼平台转到其子账户上的第二笔“人道主义救助退款”24738.95元。

斗鱼

  2020年11月,家在上海的张女士发现儿子在过去的一年里一直沉迷于斗鱼直播间里的“预言”互动竞猜。通过购买“鱼丸”下注,自2019年7月起,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张女士30岁的儿子在数个直播间里持续参与“预言”竞猜,最多单次下注5万元,一天之内输掉20多万元,前后共输掉140万。

朱先生购买“鱼丸”的部分转账记录
↑朱先生购买“鱼丸”的部分转账记录

  协议“人道主义退款”后,要求退全款140万

  2020年11月23日,张女士和儿子一起坐长途汽车从上海到武汉找斗鱼“要钱”。双方多次沟通后,2021年3月3日,斗鱼平台与张女士母子签订了一份“和解协议”。协议甲方为张女士儿子朱某,乙方为武汉瓯越网视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武汉瓯越网视为武汉斗鱼网络直播技术有限公司的控股母公司。

  协议称:张女士儿子朱某于2016年6月11日至2021年1月16日在斗鱼平台进行充值消费,甲方理解并知悉自身充值消费系正常娱乐互动行为,因用户及其母亲主张家庭困难、生活拮据向斗鱼直播平台申请人道主义救助金退款。协议称,乙方系斗鱼直播平台的运营方。

  根据协议,乙方分三期向甲方支付退款共计123694.77元。

  5月19日,在斗鱼公司附近,武汉光谷软件园附近某快捷酒店,张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加上三月份收到的第一笔退款,目前一共收到斗鱼平台退款86000多元。第三笔退款按合同约定将在第二笔退款支付后2个月内支付。

斗鱼平台运营方与张女士母子签订的和解协议
斗鱼平台运营方与张女士母子签订的和解协议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张女士儿子朱某与斗鱼平台运营方签订的“和解协议”中,明确注明甲方接受退款方案后,不得向无关第三方披露协议内容,否则将视为违约,斗鱼方有权要求甲方全额退还已支付款项,并承担相关责任。

  对此,张女士称,自己和儿子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多次找斗鱼公司“要钱”。双方商定的退款金额是根据儿子在斗鱼直播平台上充值的金额商定的,朱某提供的充值记录显示,其直接通过斗鱼平台充值消费的金额为25万元左右。“斗鱼和我们各自承担一半损失。”

  张女士说,自己虽然签订了和解协议,但一直认为儿子输掉的140万与斗鱼平台有关,斗鱼作为一家直播平台,对游戏主播“公然开设赌局”负有责任,应该全额退款。

  张女士与斗鱼工作人员现场对话录音显示,针对张女士提出的“斗鱼作为一家大型直播平台为何会有涉赌直播行为,斗鱼公司是否负有监管责任”,该公司一位工作人员回复称:斗鱼平台上线的所有功能,均经过相关部门的审批。

  张女士和其子曾就斗鱼平台6位主播涉嫌开设赌场向警方报案,2020年12月,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就其中一位主播张某某“开设赌场案”立案。对此,张女士质疑,儿子参与的“赌局”涉及6位主播,为什么只对其中一位主播立案?

武汉当地警方已就其中一位主播立案
武汉当地警方已就其中一位主播立案

  对此,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茅店派出所办案民警称“还在调查”。

  儿子输掉“所有积蓄” 母亲寻求法律途径“要钱”

  张女士称,儿子在斗鱼平台输掉的是他们母子“所有的积蓄”,是“两人的活命钱”。张女士与前夫离异后,原有房产变卖,长期在上海租住打工,140万是给儿子准备的购房款,其中包含从亲戚处借的50多万。

男子在斗鱼上赌输140万

  ↑张女士称,如果要不到钱,她和儿子就一直在武汉。

  5月14日,已经在武汉“要钱”半年的张女士回了一趟上海,向房东续交了三个月的房租,租金每月七千元。返回武汉后,张女士和儿子继续住在此前已经住了将近半年的快捷酒店里,住的是每天159元的标间。酒店提供早餐,“早上吃多点,中午不吃”,晚饭则在酒店楼下一家快餐店买10元打折快餐。

  因为儿子“输光了所有的钱”,此前张女士母子靠信用卡透支支撑在武汉的开销和在上海的房租,“目前还有10万多欠款要分期还。”除了每日枯坐在酒店房间,两人无心做其他的事,也回不去上海。

  “这些退款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要不到钱,我们就一直在武汉。”张女士说自己下一步将会聘请律师,寻求法律途径“要钱”。

共青团中央曾公开点名斗鱼主播涉嫌聚赌

  ↑去年9月,共青团中央等官方账号曾公开点名斗鱼主播“彡彡九户外”涉嫌万人聚赌

  就在张女士拿到第二笔退款前不到一月,2021年4月8日,斗鱼前户外一哥,“彡彡九户外”主播付海龙、潘斌被四川都江堰警方以涉嫌开设赌场罪批捕。此前,同样被曝光存在涉赌行为的斗鱼2020六大主播之一的“斯祥、”也已被安徽巢湖警方立案调查。

  中原治安研究中心研究员崔向前此前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斗鱼平台提供了直播房间,但对于具体的组织下注者,斗鱼不一定知情,但斗鱼平台对开设的各种游戏项目具有最基本的监管义务,要负有一定的监管责任;如果斗鱼平台明知该房间内进行网络赌博和从事违法犯罪行为,则构成共犯。

  5月20日,红星新闻记者就上述“和解协议”和“鱼丸预言”互动玩法等问题向斗鱼相关工作人员求证,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来源:红星新闻

阅读全文
敢闯网免责声明
不要等待机会,而要创造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