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石智库嘉宾樊纲参加首届中国(玉溪)品质生活论坛

时间:2021-08-06 13:10:36
来源:厂商
18次阅读

  他山石智库——全球专家资源管理机构,植根于中国本土市场,链接全球顶尖前沿科技、经济金融、创新创业领域的国际国内专家资源。

  樊纲,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体制改革会副会长,经济学博士,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经济学教授,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 国家高端智库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院长。主要研究领域为宏观经济学、转轨经济学和发展经济学。1988年获经济学博士学位, 同年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作,1992至1993年任《经济研究》编辑部主任,1994至1995年任经济研究所副所长;1996年起创办国民经济研究所;2006-2010年、2015-2018两次任中国人民银行货币委员会委员。 2004年被法国奥弗涅大学、2010年被加拿大皇家大学授予荣誉博士学位;2005、2008、2010年,樊纲连续三次被美国《外交政策研究》与英国《观点》杂志评选为“世界最受尊敬的100位公共知识分子”之一(2010年为“世界100位思想家”之一)。

  樊纲教授擅长领域:

  宏观经济学、制度经济学暨“过渡经济学”

  他山石智库嘉宾樊纲教授动态

  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体制改革会副会长樊纲,在2021年7月29日玉溪论坛——首届中国(玉溪)品质生活论坛上发表关于《新发展阶段下的“新”品质生活》的主题演讲。

他山石智库嘉宾樊纲

  玉溪根据我们玉溪的特点也在探索这方面要做的事情,非常重要。就此我简单讲三个问题。

  第一、关于收入提高,推动消费需求的增长。中国经济一个大的问题过去40年就是我们的储蓄率太高,消费率太低。那么这个情况大家都很着急,说了20几年,一直想改,一直想改,应该说成效不大,我们现在的居民消费占GDP的比重从5年前的34%提高到了38%,但是只有38%,其他国家甚至一些中等收入国家新兴市场国家都占到了60%、70%,我们只有不到40%。那么确实大家很着急,有一次在会上说,我说说了20几年要扩大消费,还没有能扩大,大概是我们还没有到这个阶段。现在情况开始出现变化,我们开始进入这个阶段。几个指标,第一个指标就是人均GDP到1万多美元,我们去年年底大概到10500美元,如果把汇率因素算进去可能更高一点。联合国把12000美元作为高收入的起点。那么经济理论根据各国历史的分析,人均GDP到1万美元这个国家进入高消费阶段,我们人均GDP有一个特点就是我们人口多,低收入阶层量比较大,所以拉得人均GDP水平提高得相对比较慢。但是无论如何现在到了10000美元左右进入高消费阶段要开始了。而且在过去40年另外一个指标非常重要,就是我们的社会保障体系现在覆盖了绝大多数人口。新农合,新农保覆盖了农村人口非常重要的一步,尽管水平比较低,但是无论如何大家都有了一个保障。有了社会保障,解除了一些后顾之忧就可以提高现在的消费,这个是过去40年我们一直努力的一个目标。小康社会大家没太注意,我们解决了扶贫问题,其实非常重要的是过去10年时间里面我们解决了社保的覆盖问题。将来社保一体化,均等化等等都是需要努力的,但是无论如何这个是使我们这个阶段消费可以提高的一个重要的因素。

  随着收入的提高,人们的消费需求在开始发生转变,人们追求生活质量,追求高品质生活的需求在提高,从过去单纯追求物质生活享受的那个阶段现在到了追求多元化消费的阶段。就包括居住,大家不要忘了人一生最大的消费品是居住,最大的消费是居住的条件。康养,旅游,环境,文体,时尚等等。环境前面两位讲者都非常强调,这个也特别重要。大家都知道达沃斯,那个小镇当年真正发展起来了,就是因为欧洲工业化时期污染,那个时候没有药,唯一的办法就是呼吸新鲜空气。这个阶段消费增长的动力在哪里?刚才姚景源先生提到了养老问题,我们的老龄化问题,这一块我们可以讨论讨论。老龄化确实是一个重大的问题,但是老龄化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人的寿命延长了,现在随着医疗条件加强,寿命在退休之后的一个阶段其实还是挺健康的,如果现在的活八九十岁,那么60岁退休到80岁的20年,严格意义上还没有养老,干嘛?旅游,康养,候鸟生活,英国有一个词,就是养老金收入者,他们特点是什么?就是财务自由没自由,至少时间自由了。而且我们这一代,现在进入60岁到80岁这个阶段这批人和以前的老人有一个重大的区别。就是现在这批人是有钱的一批人,不是很有钱,但是也跟以前不一样了,他们是挣过大钱的,高消费也走过来了,和以前的老龄人,上一辈,一辈子没挣过钱,一辈子没有高消费过,到了老年的时候也没有钱,他们很节俭。养老的人在负储蓄,老的时候花掉,而这批人现在是有钱的一批人了。他们的消费跟以前的老龄人的消费不一样,而且有20年的时间还没有老,但是已经开始消费了。

首届中国(玉溪)品质生活论坛

  我听说几个情况下听说人们在谈论这样的事情,第一个一个退休人说我现在出去旅游我都坐头等舱了,另外一个是现在出去旅游至少得卧铺,就是他们对于消费的概念已经很不一样了。所以对于这一批人的需求要高度重视,就是一个新的消费增长的动力。不多说了,还有很多动力,这个问题简单讲到这里。

  第二、技术进步可能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和工作方式。这就是现在互联网,AI的发展可能对我们的生活的方式带来的转变。大家都在谈论说AI以后人干什么?就业问题怎么解决。但是大家想一想机器代替人这件事情是几百年来一直在发生的事情,结果大家没有工作了吗?也没有,但是大家确实工作方式和生活方式有了巨大的改变。什么改变?我们的工作时间在不断的缩短,我们的闲暇不断的扩大。从过去60小时一周到后来的48小时,都是法定的工作,996不算,现在有的国家提出来35小时工作制,技术的进步首先是人们的闲暇增长,闲暇这个东西有点问题,闲暇是人的幸福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但是闲暇不进GDP,GDP必须是人的经济活动,闲暇后面可能带动一些消费活动,但是闲暇本身不是消费活动,指的是你没有做经济活动的时候。所以有时候经济学家开玩笑说GDP包含的都是痛苦,真正幸福的东西没有包含进去。那么这种闲暇的增长对我们提出了重要的挑战。闲暇的时候人们做什么?我们怎么把这部分闲暇转化为消费使人们更多在这个时间随着闲暇的等于而消费不断增长?这个是一方面,也是我们需要考虑的,包括康养,包括旅游,包括体育、健康、文艺这些方面。

  另一方面就是使人们工作方式可能发生转变。比如说现在互联网,我们知道了腾讯会议对我们讲很重要,可以在网上工作,有了互联网可以不再一个工作场所工作,可以居家工作。有了互联网,有了网购,有了平台很多人不需要到公司就职,不需要天天找工作,自己工作。自己开一个网店,自己做一个小东西可以赚得不菲的收入。所以将来大批的人从事这种新兴的、弹性化的、远程的、休闲和工作很难区分的,就是在家里面,有事做事,没事就娱乐,这样的需求如何得到满足?如何面对这样的群体的出现,就我所知云南很多地方最初由其他地方来搞了民宿,搞了休闲的一些活动,这些人都是过去的一些自由职业者,比如说是一个作家,可以在这里,不用上班,可以想工作的时候工作,不想工作的时候就可以娱乐。最初是这么一批人,那么这么一批人如何找到这些人群的需求,如何满足他们的需求,使他们的需求变成我们的经济增长的另一个动力。

樊纲参加首届中国(玉溪)品质生活论坛

  我的一个朋友一个作家,是四川广安的,他说他去了之后他说对我们那个村起到了两个作用,第一个作用盖了房子,按照现代的概念盖了房子,周边各个村的农民都到我这里来看这个房子,以后都盖成了这样的房子,就是居家的这种质量提高了。第二个我进村,我回来之后带着村里的小孩拾垃圾,把卫生、清洁绿色的概念带回了农村,从此农村的环境发生了改变。要改变过去的陋习,进入新的质量不仅仅是一种需求,而且要变成消费者的行动。

  第三、关于共同富裕,关于多层次社会阶层的消费质量的提高,生活质量的提高。一个社会总是有收入高中低的结构,收入差距是人类永恒的主题,也是经济学的尖端问题,也是没有解决的问题,世界上现在收入差距越来越大,我们中国应该说总的情况大家在抱怨,我们的收入差距大,总的来讲我们和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比,中等收入比,我们的情况还是不错的,我们经济系数47%左右,在全世界相对比较低的。但是仍然有巨大的问题。70%的家庭收入是属于低收入阶层,前几天我们和社会学家共同讨论说原来是倒钉子型的结构,就是底下非常大,低收入水平非常多,现在小康,现在成长了,现在大概到土字型,将来希望变成王字型,主字型,但是无论如何总是有一些低收入阶层。如何关注他们的消费需求?如何关注他们的生活质量?这是我们政府政策着力的重点。

  现在经济学界一直在研究这个问题,就是可以看到一个基本的规律,中等收入和高收入阶层他们会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随着经济的增长他们的收入会不断的增长,用不着你管,你给他自由是就可以。政府政策的着力点是低收入阶层。是使他们的收入怎么能够提高,他们和中等收入人的差距如何缩小?他们的收入逐步的提高是真正实现共同富裕的途径,而不是把上面压下来,不是杀富济贫,他们整体和中等收入阶层的差距缩小这个是共同富裕的目标,这个要非常的明确。

  在这个意义上不能仅仅关注高端需求,我们这个是五星级饭店,是高端需求的事情,怎么关心一个市毕竟有很多的小城市,小城镇,小乡村,如何关注小城镇,小乡村的需求的增长,一般的居民、市民和农民消费的增长,生活质量的增长,这里面确定政府做很多的事情。中等收入他们不需要注意,但是低收入需要注意,不是说扶贫的注意,就是帮他们实现机会均等。让他们能够在社会流动过程当中能够正向流动,逐步向上走。这就需要发展教育,发展培育,使他们的能力获得更高收入的能力不断增长。

  然后就是收入均等,这个就是再分配,二次分配,这个不是直接给钱,补贴,而是通过社会保障,包括住房保障,包括促进城市化,城镇化,包括是返乡的农民工如何到小城镇定居,医疗、社保这些东西跟上,公共服务的提高实现逐步的均等化,一体化,使进城的农民安居乐业。通过一些措施满足他们的各种需求,比如说对他们来讲可能高档的旅游不现实,但是夜市,喜闻乐见的大众的消费可能是满足他们的需求,地摊,夜市,烟火气等等是他们的需求,可以吸收各种各样的人群在我们这个地方发展。

  不仅吸收一些高端的,城市不是一个单独的仅仅有一种人群存在的,城市是一个集合体,有各种阶层的存在,才相得益彰,城市才有活力和后劲,因此我们说我们这个地方也是作为共同富裕的试点区,共同富裕现在有一个不太准确的观点,就是说好像我们的人均GDP比较高,我们就容易实现共同富裕,不一定。人均GDP高,人均收入差距大也实现不了,特别是低收入阶层收入不断的增长,消费不断的增长,他们的需求得到满足,我们的共同富裕才可以实现。

阅读全文
敢闯网免责声明
不要等待机会,而要创造机会